八宝书库 > 魔幻玄幻电子书 > 武碎虚空 >

第140部分

武碎虚空-第140部分

小说: 武碎虚空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美女,发火了?」沈昆笑嘻嘻道:「别生气嘛,我不惜得罪韩家也要救沈鹰,可是有理由的哦......」

    「什么理由?,

    「因为沈鹰......姓沈!」

    「就因为他跟你同姓,你就救他?」阿罗气急了,指着沈昆的鼻子道:「大陆上姓沈的人没有一百万也有八十万,你都要管他们吗?沈昆,沈姓人有的是,可不色只有一个,能救不色的韩家也只有一个!」

    「是的,是的,姓沈的人有很多......」沈昆慢吞吞道:「可如...欧冶剑派姓沈的......只有一家!」「淬火池主,沈念祖?」阿罗讶然。

    「没错,沈鹰就是淬火池的少当家,沈念祖唯一的孙子!,沈昆点头。

    「就算他是沈念祖的孙子,你也不能救他啊!」阿罗急道:「我进城的时候跟你说过了,猝火沈家早年遭了大难,精壮弟子都死光了,他们没有实力救不色,你为了他们得罪韩家,就是在拿不色的性命开玩笑!」

    「美女,你的消息过时了!」

    沈昆神秘兮兮地一笑,「阿福刚刚打听到一个消息,猝火沈家不但有本事治疗不色,而且......」

    话说到一半,一旁的阿富然欢呼一声,「大少爷,我把沈鹰给捞上来了!」

    他用力拉扯渔网,果然从江水里打捞起来浑身浴血,昏迷等死的沈鹰。

    「嘿嘿,这小子总算逃出来了!」沈昆松了口气,招呼玄痴治疗沈鹰,而自己给了阿罗一个得意的贱笑,「美女,等沈鹰醒了,我让他亲自证明给你看,淬火沈家绝对有实廖疗不色,而且......他们才是九州第一铸造师,独步天下的神兵之父!」

    '。。'

正文 227一家人,亲兄弟(1)

    明明浸泡在江水里,喝了许多的江水,但嘴唇却干枯的想要裂开了一样......沈鹰知道,自己的这种感觉是湿过多,即将死掉的前兆。

    「爷和...」他缓后睁开了眼睛,看到了一个小眼睛的光头男人,一个白发美人,一只大狗熊,还有一个塌鼻梁的大胖子,这四个人正围在一起看着自己。

    「你们是谁?」沈鹰立刻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左腿。

    「你说我是谁?」沈昆笑嘻嘻地伸出一根手指,指尖处,一张灵符滴溜溜地旋转。

    「是你们救了我?」

    认出这是营救自己的灵符手法,沈鹰脸上的戒备并没有减少,他挣扎的挪了几步,远远地和沈昆拉开距离,「救命之恩,沈鹰永世不忘,不过我还有非 常(炫…书…网)重要的事情,如果你们方便,能让我在附近下船么?」

    「你这小子,戒心还拓的嘛!」

    沈昆嘿嘿一笑,「别急着下船,我不会伤害你的,就是想先问你一件事......你的武魂刹那百年,是怎么来的?」

    沈鹰脸色一变,「这与你无关!」

    「怎么能没有关系呢?」沈昆笑眯眯道:「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应该是一个先天没有武魂的倒霉蛋,可是某一天,你遇到了一只饕餮的灵魂,这灵魂还告诉你,他刚刚背主而逃,正在寻找新的主人...」

    沈鹰的脸色越来越冷峻,沈昆却继续笑道:「饕餮还跟你

    说,相比他上一个窝囊废一样的主人,他更喜 欢'炫。书。网'你的坚韧和冷酷,还有在战斗中拼死不退的样子,你有资格做他的新主人...然后,你就和还是一日千里的饕餮融合了,而且因为你的性情与饕餮相符,还激发了饕餮的潜能,让他成为了皇级的刹那百年......我说的都对吗?」

    这些都是沈昆的推测,可是随着他说的越来越多,沈鹰的脸色却越来越冷≡然,沈昆基本上猜对了。

    「好吧,我跟你说实话......」沈昆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就是一日千里的上一任主人,那个传说中的窝囊废,沈昆!」

    「你想怎样!?」

    沈鹰依占了起来,细长如鹰隼一样的眼神中透着杀气。

    「坐下,坐下!」沈昆按了按手,「我没兴趣收回一日千里,也没有那个实力,我就是想告诉你......我一直在追查一日千里的下落,后来我查到了你的头上,而且很有趣,你姓沈,而且还跟我有血缘关系,是我的远房堂弟!」

    堂弟!?

    啊!?

    什么!?

    有这回事吗?

    此言一出,阿罗,阿福,龙青山,还有四个武魂都懵了。

    他们对天纺,沈昆和沈鹰虽然都姓沈,但实际上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

    显然,沈昆是在冒充亲戚拉关系了。

    「你是我的亲戚?」沈鹰嘴角划过一抹冷笑,「我为什么没有听说过,你既然自称是我堂兄,那你说一说,我家的族谱是如何排列的。」

    沈昆当然背不出淬火沈家的族谱,不过他嘴巴一撇,「你这么问,是在怀疑我的话了?」嗤笑一声,「小兄弟,你仔细想一想,你们家现在是什么倩况,你又落魄到什么地步,我有必要冒充你的亲戚吗?如果不是你的亲戚,我有必要得罪铸造天下第一的韩家,辛辛苦苦地救你吗?」

    沈鹰没有说话,但眉宇间的戒备少了一些。「好啦,不管你信不信,现在都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小弟!」

    沈昆在不经意间改变了称呼,笑道:「我刚来嘉陵城,听了一些你们家的传闻,但还不知道详情,能给我说一说么?」

    「还有什么好说的?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啊!」

    沈鹰坐了下来,苦涩地抿起嘴,脸上的疤痕更显的狰狞了.....或许欧冶剑派这四个字并不算是如雷贯耳,但是他们的作品呢?龙渊,太阿,干将,莫邪,鱼肠,巨阙......这一连串震烁九州,名传干古的锋锐神剑,全部出自欧冶剑派之手。

    尤其是龙渊剑,那是九州历史上的第一把铁质剑,引领了一个世代的兵器潮流,被誉为开冷兵器之先河的鼻祖之剑!

    欧治剑派能铸造出如此之多的神兵利器,一方面是他们独步天下的铸造术,另一个原因,就是他们占据了铸造兵器的两大圣地—一铸剑山,淬火池!

    铸剑山据说是天外陨石坠落而成,内藏百万矿藏,可以为铸造师提供源源不绝的极品原料▲许火池则是天地阴阳双火的交汇之处,

    在淬火池边开锋的兵器,蕴含天地灵气,吹毛短发也不在话下。

    经过千年的演变,以这两大圣地为核心,欧治剑派也逐渐分成了两大势力:铸剑山韩家,淬火池沈家!

    「千年来,为了天下第一铸造师的名头,沈家和韩家也起过多次争斗,不过

    责在祖师爷的面子上,两家争是争,但都坚守着底限,不会杀伤对方的性命.....」

    简单介绍了欧治剑派的历史,沈鹰苦涩道:「可是从二十六年前开始,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那一年,元蒙和宋月这两大帝国在幽云州大战,我爷爷带着我爹,我娘,还有我的几位叔伯,加入了宋月帝国的杨家军......他们耗费十日十夜,给杨六郎打造了一柄淬火枪,配合他的不悔天枪,杨六郎一战功成,刺穿了哥舒愈的胸膛!

    但就是这一枪,却给我们沈家惹来灭门大祸!哥舒愈号称无敌传说,可他的不败金身,却被我们沈家的兵器刺穿,这让云蒙帝国颜面何存?」

    叹了口气,「所以那一场大战之后,趁着哥舒愈闭关养伤的机会,云蒙的几大家族派人暗杀了我的父母,还几乎杀光了淬火池的精壮弟子,后来哥舒愈出关想要阻止他们,却也已经来不及了......从那以后,淬火沈家就被韩家压了一头,而到了十年前,公输家又给了我们致命一击!

    公输家是大陆上最好的机关师,他们的机关兽需要精密零件,而我们沈家的淬火池偏偏是打造精密零件的必备之物,所以从那一年起,公输家把他们的大小姐公输雅嫁给了韩家,在幕后支持韩家谋夺淬火沁...连续十年的争斗,我们沈家死的死,逃的逃,到如今也只事了一些老弱病残,还有就是十几个我爷爷近年来新收的弟子。

    而就在一个月前,韩家对我扪发动了总攻击,韩天动说,他要在一个月内拿下淬火池,作为他六十岁大寿的贺礼...

    在韩家的攻势下,我爷爷苦苦支撑了一个月,总算保住了祖宗的基业,可就在昨天,该死的秦朗,竟然出卖了我们沈家,从内部打开了淬火池的闸门暗道,引来了韩家的军队!」

    「秦朗是谁?」沈昆插嘴道。

    「是我爷爷最疼爱的小弟子,我的小叔!」沈鹰细长的眼睛里闪过一抹惊人的恨意,依道:「二十年前,我爷爷把秦朗从江水里捡回来,一手带大,他对秦朗,比对我这个亲孙子还好要,而且沈家的铸造术,爷爷也都一点没有藏私地全部传授给了秦朗......可这个畜生,

    竟然为了一个公输家的女人,出卖了我爷爷!」

    「哦,美人计......」

    沈昆明白了,一安是公输家用了美人计,诱惑秦朗出卖师父。

    「然后呢?现在沈家怎样了?」沈昆追问道。「没有然后了......」沈鹰强忍着,没有让眼泪流下来,「秦朗打开暗道之后,淬火池的弟寺们就被杀光了,而我爷爷早就病倒在了床上,结果也被秦朗抓去献给韩家......现在,我爷爷也应该被折磨死了吧?」

    「既然是韩家没有当场杀了你爷爷,那他们肯定是有所求,现在也不会杀害你爷爷的啦。」沈昆劝了一句,道:「如果你现在杀回去,或许还能救你爷爷一命呢!」

    「杀回去?」沈鹰摇了摇头,「不可能的,韩家高手众多,就是刚才你看到的公输雅,我就已经不是对手了......」说着眼泪终于流了下来,「而且.....而且我爷爷已经年过九十,

    天年已尽,就算韩家没有伤害他,就算我能杀回去,他的身体等不到我了......,

    沈昆忽然兴。

    沈鹰顿时脸色阴沉起来一—别人正在讲述自己家的灭门惨案,祖?的生离死别,沈昆这家伙竟然还能笑的没心没肺,这不是在羞辱人么?

    「哈,哈哈哈哈!」沈昆的笑声突然更大了,笑的前仰后合,十分放肆!

    「沈昆!」沈鹰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我们家被人灭门很好笑么,我爷爷死在病床上很有趣么?」

    「坐下,坐下,我不是笑你家的惨案,是在笑你!,沈昆大笑道:「你这小家伙太没有常识了,你以为你爷爷天年已尽

    ,就不回去救他了,可是你不知道么,最顶级的药剂师,可以炼制神药,帮人延长阳寿啊!」

    「沈鹰,只要你找到一位顶级药剂师,再杀回去,你就可以再见你爷爷一面......虽然这不能改变你爷爷的命运,但是多活一阵,你爷爷可以做很多事情的,比如,完成他一辈子的梦想?」沈鹰神色一动,随即无奈地摇头,「不可能的,毒佛玄痴之后,大陆上的药剂师也落寞了,我上哪里去找?」

    「你这傻小子!」

    沈昆笑骂一句,指着沈鹰身上的伤口大声道:「蠢货,你没有发觉自己的身体不合常理吗?你被几百条机械蟒蛇撕咬,又在江水中潜水半日,正常人受到这种伤害早就死掉了,可你呢?你竟然还能站在这里跟我发脾气,你竟然全身完好无损,连一点被蟒蛇撕咬过后的痕技没有!」

    这说明了什么?

    沈鹰终于意识到自己的状况了,他灵光一闪,死死地盯住了沈昆,「你,就是大陆最强药剂师!??

    '。。'

正文 第228章 一家人,亲兄弟(2)

    「我不是,但我可以给你这个!」

    沈昆笑眯眯地拿出了仁心丹,在沈鹰面前轻轻一晃,顿时一股香气弥漫了整个船舱。

    沈鹰虽然不是药剂师但他出身名门,见多识广,嗅一嗅仁心丹的味道,再看一看仁心丹的成色,他下意识地伸出手来——不错,这东西就算不能逆天改命,也绝对是难得一见的顶级灵药,绝对可以帮到自已的爷爷!

    「哎,别急嘛……」沈昆笑嘻嘻地一翻手腕将仁心丹收了起来口

    「我需要这药丸」沈鹰的眼神里透着深深地固执,「说出代价吧你是想要钱想要兵器还是想要什么?我可以付出任何代价只要你把它给我」

    「哎呀,这可就让我为难了……」沈昆摸着下巴,「你要给我钱,可我曾经是一个城市的首富,如今北九州最大的军火供应商之一我随便拿出几张银票就能抵得上你们沈家的全部财富了你要给我兵器,可是你看到了,我是灵符师,我需要纸笔,不需要你们沈家打造的刀枪剑戟……还有其他的,我好像真的什么都不缺了呢,那你说……」

    他拉长了声音,「我为什么要把仁心丹给你呢?」

    是啊,他凭什么把这逆天灵药送给自己刀沈鹰的手掌落下了。

    可是接下求沈昆却抓起了他的手,将仁心丹放在了他的掌心。

    「你你真的给我了?」沈鹰吃惊道:「我可拿不出让你满意的代价」

    「你这傻小子啊」,沈昆又是一句笑骂,「我不是说过了么?我是你堂哥——一笔写不出两个沈字我帮自己的亲戚,需要什么代价吗?」

    「你,你真是我的亲戚?」

    狐疑地看了一阵沈昆沈鹰的信念乖此动摇了口老实说,沈鹰根本不相信这突然冒出来的和尚是自己的亲戚,淬火沈家几代单传,亲戚少的都能用一只手数过来,怎么可能有这样一个和尚亲戚呢?可是现在一看人家冒着生命握救了自己的命,又无偿给了灵丹妙药除了亲戚他也没有理由对自己这么好啊这人——真是自己的亲戚?

    「怎么,还不相信我是你哥」,沈昆把玩着一张灵符,笑眯眯道:「那么,我带你杀回漳火池,跟你爷爷当面对质怎么样?」

    你愿意帮我救回爷爷,沈鹰真的动容了。

    沈昆站了起来,抖了抖僧袍子,招呼阿罗道:「美女,你照顾青山和阿福,我去一趟淬火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